都市小浪女   都市激情 

(一)

  「你喜欢看色情小电影吗?」正在被我大力吸吮着阳具的男人问我。

  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!我当然不看色情小电影!像我这样年纪的女孩,是没有机会看到的,除非是┅┅幸运吧!但是现在我真的希望这家伙没有问我这个问题,在这里,跟未成年少女鬼混是要坐牢的。虽然看来我已成功的令他以为我已经超过18岁,而不是还差点点才到14岁的那种看起来是诱惑十足、玩起来是危险十足的小浪货。

  我一时之间想不起应该怎样回答他,所以我暂时停止了吸吮他的阳具,只是跪在他面前,抬起头来,脸上现出一种不知所措的,迷茫的表情。假如我告诉他真实的情况,他还会驾车送我回家吗?

  我思前想後的考虑了好一会。这「性感小猫」俱乐部的後门开在一条又冷又肮脏的後巷,我知道现在已经是太晚了,想要再找一个肯以玩弄一下我作为交换条件,然後送我回家的家伙也不容易。而且,如果现在再到「性感小猫」俱乐部前门找人帮忙,那他们更会怀疑我是未成年,那我以後也别想再来这里玩了,所以我是不会这样做的。

  我的家在这城镇的边远地方,这里所有出来「玩」的女孩都知道,从俱乐部出来,要找人免费送你一程到家门口,为他作一番口舌服务是最低限度的了。最糟糕的是我家离这里实在是太远,要不然我可能可以东拼西凑的凑够TAXI的车费,不过就算是凑到钱吧,也是只够一程的车费,我可是每个星期五和星期六都来这里玩。所以我的解决办法通常都是在汽车後座让人匆忙的插弄一下,草草完成一次性交,或者是口交再加上一些甜言蜜语。因为我老是忘记带纸巾,所以绝大多数的情况下,我都是匆匆的用内裤揩擦一下自己脸上,身上沾上的精液,然後在离家门不远的下车,再偷偷摸摸的,不让家里人发现的回到家里自己的房间。

  我不再介意和多少个男人性交过,很久以前我已经停止计算阳具的数目了。这可得从我12岁那年说起,正确的说,是还有两个星期才到12岁生日的一个奇异的星期六。我的两个表哥把我按着和轮流的奸淫我那刚被他俩破掉的处女之身,当他们完全满足了,走掉之後,我只是感觉到非常的疼痛,两腿间都是污秽的精液和我的血迹,但是我没有告诉其他人,我只是保持静默。

  第二天我醒过来,我又有了性冲动的感觉,因此我告诉一个脸上满是雀斑的15岁的邻居小男孩,如果他能叫他的小弟帮忙望风的话,我愿意在地窖让他玩一下。虽然当初我不是这样计划的,最後我还是让他们两兄弟轮流的射精到我的阴户里。从此以後,在我住的附近我是骚名四扬了。

  我知道大部份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孩,在别人的推波助澜下,都会或多或少的玩些性游戏,但是学校的男孩都知道我是这块极容易吃到口的嫩肉,而我呢,我喜欢他们这样想!

  无论如何,我发现要方便、爽快、容易的享受性爱,就要让男孩子对你有这样子的印象,随时随地都意张开腿,所以我对我的形象一点都不操心。

  但是有一点,令我真正操心的是我的家人,如果我让我的父母发现我在过去的六个月,每星期都去两晚「性感小猫」俱乐部,那在以後一年的每天晚上,我都可能要呆在家里!

  「对,我喜欢看。」我撒了一个谎,还故意用一种性感沙哑的嗓子∶「我喜爱看只是干来干去的小电影!」

  然後我重新把脸埋在他的耻毛中,一直的吸吮他的肥阳具,直到他射精,我并且把他的精液一口一口的都吞咽掉。他的精液是稠浓的,有强烈的气味,比我以前吸的几次,味道都要来得咸。但这可难不到我!我一再的吞咽,并且保持着贪婪的吸吮,直到把他的精液吸得一滴不剩,然後我轻轻的咳了一下,清了清喉咙,吞下最後的一口,才抬起头来望着他的脸。

  「喜欢吗?」我知道我是个这方面的好手。

  我不像镇上的一些蠢女孩,扭扭捏捏的,把男孩的欲火逗起来,又不给他们一个满足。我一定会彻底的满足他们,而我知道,他们都喜欢我这个样子。
  「喜欢。」那不知名的家伙慢吞吞的说∶「像你这种年纪,算是不简单了。我还是送你一程吧。」

  「该死!」我无声的咒骂了一声。

  看来他真是怀疑我不够十八岁了。假如我刚才把我的乳房拼命的再挺得高一点,他就或许猜不着我的真正的年岁了。我站了起来,拍了拍刚才跪着的时候弄脏了的膝盖,然後再次咒骂了一声,因为我发现我那条廉价的长袜开了一个洞。我被他半搂半抱的带着穿过停车场,一边走,我那没有乳罩的乳房一直紧迫着他的右臂,他把我带到他的汽车里。

  一路上他都没有说太多的话,只是凝视着前方的路面,好像在沉思的样子。而我呢?正在做我份内的事情∶就是逗弄他的阳具、把我的乳房暴露出来让他随意的看、把他的一只手放在我张开的两腿间,让他摸一下,等等,反正就是那些平常男孩和女孩在汽车里最流行的玩意。

  当他终於说话时,他中间的手指正在一进一出的插弄我的阴户,而我当时正在努力想着他究竟有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!

  「明天,我约了几个男孩在我住的地方看一些新到的色情小电影」,他用眼角扫了我一下。

  「要来一起凑凑热闹吗?」他一边说,他的手指来回在我的阴户插弄,我不由自主的在座位上扭动着屁股。

  「该死!」我又咒骂了一声。

  明天晚上我有什麽办法可以偷走出来呢?我想了几秒锺後,耸了耸肩。有什麽大不了呢?不过是必须想出一些好藉口,如此而已!

  当我正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们在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。附近的车上一些家伙站了起来,透过车的窗户望着我。我看了看自己,不禁笑了起来,我那小小的裙子被扯高到腰部,我的天蓝色内裤的前面,正插着男人的一只大手,我大半个屁股,还有一半的毛茸茸的阴户,都露了出来。

  我可是一点都不在乎,我不但不遮掩我露出来的阴户,还笑着向他们招手,我高兴的发觉有两个家伙正激动的揉摸着自己的胯下。


(二)

  总共有5个家伙在贪馋的望着我,我开始幻想着被这5个家伙轮奸的情形。
  「我会和多少人一起干呢?」当我听到自己的声音,我不禁跳了起来,因为我正在幻想,却不由自主的说出声来。

  「哈」,正在摸弄着我的阴户的男人说∶「明天晚上,你喜欢和谁干、和多少人干,都没问题,因为我是绝对不会吃醋的。」

  「我只不过是觉得,你可能会喜欢看一些色情小电影,所以就问一下你。」灯一转,他就踏下油门,车像箭一样的往前冲去。

  「你想让多少人插弄、你想吞咽多少人的精液,都由得你去决定!」

  我微笑起来,开始认真的考虑明天的事情来,他的提议听起来是完全的适合我。我9岁时就听过有这些小电影,却一直没有机会看到,而且,如果我看到兴奋的时候,起码有身边这支阳具让我尝尝,我不禁伸出手,大力的捏了一下身边他的阳具,我感觉到他的阳具开始再次的变硬了。

  「我想我明天会来看小电影的,你住在哪里?」

  他在自己的口袋找到一张卡片,上面有他的名字和他的地址,我接了过来。
  「明天在那里,大约8点钟好吗?」

  「一言为定!」我回答,然後我再次把他的阳具握住,把头凑了过去。我的时间是有点紧迫,在我仍然不断的吞咽他的第二次射精,我家就到了。我跳了下来,向他挥了挥手,看着他驾车离开。

  我向家门走去,一边走,一边把腰带松开,把故意扯高到成为超级短裙的裙子重新拉下来,然後我从手袋里拿出乳罩,把我的衣服拉高到颈部,准备系上乳罩,再把衣服拉下来。不过这时我有一种想暴露一下的念头。於是我走到路边,向着来往的车子展示着我裸露出来的两只乳房,并且好像跳脱衣舞一样的扭动着身体。好一会,我才笑着走进家门。

  一个青春期中的少女,人见人爱,感觉是太美妙了!

  第二天,我打电话给我的表姐珍妮,我撒谎说我想帮助一个同学做功课,但是我的父母不会让我连续3晚都出外。我请求珍妮∶

  「请帮帮忙好吗?打电话给我妈,说你今晚要我帮你做点什麽。」

  「我知道你又要到哪里胡混了吧!好吧,就只这一次,而且下次我求你的时候,你也要答应我。」珍妮迟疑了一下,才说。

  「那当然!」

  「我大约7点钟打电话给你母亲。」珍妮挂上了电话。

  我一整天都忙着讨好妈妈和父亲,帮忙收拾东西,出去买这买那的。6时半的时候,我告诉妈妈我去淋浴,首先我偷偷的走进她的卧室,借用了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内裤,然後我从我自己房间的一个秘密地方找出一件超短的紧身、弹力布做的小短裙。我把这些都塞入我的手袋里,顺便塞了一小瓶香水喷雾。我的计划进行得满顺利的!

  我然後痛快的洗了一个澡,我再三地把淋浴的蓬蓬头对着我的小阴户,让我那没有什麽时间空闲下来的阴户,来一次彻底的清洁。

  我正在擦乾自己的身体的时候,就听到电话响起。好得很!正如我期待的,妈妈把我叫了下来,她好像有点歉意的告诉我,珍妮想要我去帮忙。我向妈妈夸张的做了一个「我是助人为乐的好市民」的表情,然後说∶

  「没问题,妈妈,我不介意帮一下珍妮的。」

  我回到我的房间,系上一只有丝带花边的乳罩,找一条棉质的内裤穿上,然後拉上我的Levis牛仔裤、一件毛衣和我最好的鞋子。妈妈看着我踏着单车离开家,我家离公车站只有两三个路口。在那里我锁上单车到栏杆上,走进站旁边的小卖部,我买了一个廉价的小布袋,然後走进洗手间。五分钟後,一个性感的喷了香水的小浪女出现了,穿了一条超小的裙子,那个小浪女就是我!

  我将我的毛衣,牛仔裤和棉质内裤放进买来的口袋,再放到小卖部附设的储物柜里,然後跳上一部公车。我的裙子短到自己也不相信,无论什麽时候,只要一坐下,我大半个屁股,当然还有那小小的性感小内裤,就淫荡的露了出来。很快就有两个小伙子走了过来,给了我有他们的姓名地址的卡片,看到他们随时会流鼻血的样子,我不禁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。

  我说过,我是最抢手的嫩肉!

  这车程需时大约有半小时,到最後我终於找到那房子,按门铃时,已经是八点半了。来开门的还是昨天那家伙,现在我知道他的名字叫卡尔。卡尔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,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。

  「你好,小女孩!」卡尔还是那麽慢吞吞的说话。

  里面却传来热烈的欢迎声∶「卡尔!快把那引死人的可爱骚屁股带进来!」
  我诱惑的微笑着,经过卡尔的时候,他捏了我结实的屁股一下。

  在客厅里,坐着6个卡尔的朋友们,全部都是男的,他们很快的递给我一杯饮料,然後是逐个的跟我介绍。其中有两个的年龄可以做我父亲了!不过其馀的也就是十来二十岁的样子。

  这时候门铃再次的响起,再进来了两个家伙,他们的眼睛一下子都紧紧的盯着我的大腿分叉处。我低下头一看,原来我的裙子已经缩了上去,被小小的内裤包着的阴户正不知羞耻的露了出来。所以说,一个少女,穿这样短的裙子,真是十分危险!但是又是令人感到十分的愉快和刺激!我吃吃地淫笑着,一边留意着看他们的表情,一边把短裙的边缘一会拉高、一会又拉低的逗弄他们。看来今晚有得乐的了!

  不到一会,我已经喝了两三杯的酒,我还尝试抽一点我从未试过的大麻呢!当其中一个男孩把他吸过的大麻递给我,我学着他们的样子,深深的吸了一口,幸运的是我早就开始了抽烟,那是我差不多10岁就开始的事情。最初我抽烟是要在我的朋友中出风头,却给烟呛得不停的咳杖,後来我就到处的偷一些烟来不断练习,几个月後,我就能够吸进烟後,屏住我的呼吸直到完全没有一点烟逃出来。而且这玩意竟成了我在派对上常常表演的拿手好戏!11岁半後,我就差不多完全上瘾了,再过了一段短时间,我的处女膜破掉後,我就抓住每一个机会取得我的香烟。

  早上最难受,因为我在家里是一点办法也没有,我必须等我出发到学校,然後我会一支接一支的连抽3支。每次午餐时间,我会来两支,然後在小休的时候再来一支,最後在我回到家之前,我再来3支。一直以来,我都是靠向人借、或乞求、或偷,当然有时候是让一些大男孩摸一下我刚在发育中的身体。这样,我每星期差不多要抽掉80支香烟。但是我知道我的身体不止需要80支!我会非常的烦躁不安,如果哪一天抽少过10支烟,有好几次,我为了一包烟,而让些男孩随意的玩我的身体。不过如果是星期五或星期六,那就没这个问题,因为在「性感小猫」俱乐部,我可以一直的保持不停止的抽烟,直到我感觉完全满足为止。

  我深深吸了一口大麻後,屏住我的呼吸,很久很久,直到我确定所有的大麻都进入到我的身体,大麻烟停留在我的肺部,给了我十分过瘾的感觉,直到我再也憋不住了,我才慢慢的呼出那口气,我很高兴的看到,就像抽香烟憋住一样,并没有一丝的大麻烟雾逃出来。我得意洋洋的向我的四周看看,以确定大家都看到我的本领!

  到卡尔终於播放他的第一部影片的时候,我已经感觉到自己行动起来好像木头一样的迟钝了,可是同时我也感到强烈的性的需要∶我的阴户已经湿了。

(三)

  从这一刻开始,我就整个人都被宽大的电视屏幕吸引住了。我的手隔着薄薄的性感内裤不断的揉搓着自己的阴核。我垂涎欲滴的看着那些好像配种公马一样的男演员,轮流的把他们的大阳具在插弄一个浪笑着、大大的张开腿的女孩子,然後把他们的精液射到女孩子的身上、脸上、阴户里。那女孩子凝视着摄影机的镜头,一直的舔着脸上、手上的精液,好久好久,然後才滋味无穷的吞下。嗯,我觉得非常刺激!

  这影片结束以前,是一个超级大杂交,所有女孩子都同时被两三个的男人不断的插弄。她们的口、屁眼、阴户都受到侵犯,都沾粘满了男人的精液。难以想像!

  我的内裤湿得好像刚从水里捞起来,我冲动得不得了。所以当一个家伙拉了我一把的时候,我马上就跟着他进了睡房。不要问我他的名字,因为我想不起来了,也忘记有没有问过他,但是记得他有一个大阳具。他只是简单的把我推倒在床上,把我的性感内裤拨过一边,就把他的大阳具深深的插了进来,然後是一直的狂插,直到我的高潮爆发。我的高潮是如此的强烈,甚至到他射精了我也不知道。直到他把软下来的阳具拔出来,要我为他舔乾净我才醒觉过来。我从这里也能听到电视的声音。

  「我们出去吧!」我说,「我还想看另外的一部小影片!」

  我把我的内裤扯掉,把它扔到地板上,我用一条毛巾擦了擦我的阴户,然後把我的短裙拉下,勉强的遮盖住我的大腿顶端处。下一部影片主演的是一个大约17岁的少女和4个都有着大阳具的家伙。她是一个裸体爱好者,显然的喜欢被人拍摄性爱的镜头。那4个家伙用各种各样的恣势来玩弄她,她一直微笑着的对着镜头,并且吞咽着他们的精液。更加令人觉得惊讶的是,当两个家伙轮流的插着她的屁眼的时候,她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了。

  从来没有人插过我的屁眼,但我猜我迟早会逃不了挨插的。

  好像是凑巧,我觉得主角的样子有点像我,这时我才觉悟到,其实我是多麽想做一个色情片的女星,又能赚到很多的钱,又能和各种各样的男人性交。假如我真的做了,妈妈和父亲知道了,一定会把我打得半死。但是话说回来,到时我也不需要再依赖他们了吧?我应该已经靠小电影赚到很多的钱。

  第二部影片的大部份过程,我几乎都在抽大麻烟和用手指玩弄自己的阴户,我差不多已经忘记了我的阴户已经挨过一顿的插了。一个四十多岁的家伙把我抱进睡房时,我只是吃吃的笑着,当他把我扔到床上时,我才注意到我的内裤还留在地板上。我这时已经是有点神智不清了,我就只懂吃吃地笑,动作已是十分的迟钝。但我记得他拉起我的裙子、分开我的大腿,然後把他的嘴凑了到我的阴户上。当他的舌头在我的阴户里面转来转去,我记得我战栗得非常厉害,我打赌不是很多像我这样年纪的女孩,能够得到这样的享受吧!

  到後来他终於把长长的阳具插进我的阴户时,我已经淫浪的叫着各种的话来刺激他了,例如我一直称呼他为爸爸,还有∶

  「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干我!爸爸,不要把精液留给妈妈!这一次要射进我的阴户,爸爸!求求你射给我!」

  那最後的一句话终於打中了目标,我感受他的精液灌注进我的阴户,我的高潮也紧随而来,我知道我正在榨乾他积蓄了很久的精液。

  被干了两次之後,我觉得我的状态才算是真正的来了。我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淫荡的意味。当我们从床上爬起身时,一些精液开始从我的阴户流了出来,因此我又找到一条乾净的毛巾,把我的阴户上下左右的仔细的擦了一下,然後我把短裙拉下,再次的让我的屁股刚好的被遮掩住。

  我像跳着舞似的走出房间,外面有几个家伙在用一些粗言烂语取笑我,说我刚刚被自己的父亲干了。我知道他们只是在说笑,事实上我也不会在乎他们怎样的说我,我的精神都花在怎样得到更多的享受,反而对一些玩笑我就无所谓了。我吃吃地笑了一会,然後突然冲口而出∶

  「对!我爸爸刚才干了我,你们不知道吗?所有的女孩子,都喜欢被她们的爸爸干!」

  我随手抢过一个家伙的大麻,深深地吸着,然後我为我自己再倒了一杯酒,我觉得自己一飘一飘的,感觉非常奇妙。

  「嘿,卡尔!」另外一个家伙在大声的呼唤∶「来让我们看一下你的特别珍藏!」

  卡尔望了望说话的家伙,然後又望了望我,有点犹豫的说∶「好啦好啦,有何不可呢?」

  他打开了一个餐具橱,取出一个影带,把它放进放映机里。我不能相信我的眼睛!那是两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,和两个成年男人。两个女孩子都是只有微微突出的小乳房,她们的阴户都还是光秃秃的。

  这影片开始的时候,女孩子们正在一边看一些色情杂志,一边用手指挖弄着自己,我14岁了,可是我从来没有机会看过色情杂志!下一个镜头,她们走向那两个成年男人,开始吸吮他们的阳具,那两个家伙就把女孩的腿分开,和揉弄她们的小阴户。

  当我看到这麽小的女孩在做这种淫荡动作时,我觉得又是迷惑、又是刺激。我想不到女孩子在这个年纪,也能干这种事,我体会到,很多东西我都没有见识过。我以为我11岁就开始性交,应该算是很早的了,但是我记得那时我已经有了虽然是小、却是已经突了出来的乳房,而且我那时也已经有了稀疏的毛毛,因此当我的表哥强暴我时,我当时想,我的人生也差不多是时候要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了。但是影片上那些小女孩,怎样看也是太小了一点了吧!

  在我一边看着,那两个女孩爬上成年男人的身体,每人的小手都握着粗硬的阳具,放到了她们张开了的两腿之间,然後小心的把前端挤进了她们的小阴户。在成功的做到这阶段後,她们再慢慢地把她们的小身体往下推、再往下推,两个小女孩都咬着自己的下唇,直到粗大的阳具一寸一寸的滑进她们的小屁股里。终於,两个小女孩都对着镜头露出了笑容,然後在这摄影机面前,她们开始了一上一下的耸动┅┅


(四)

  我当时望着屏幕,对她们能够容纳这麽粗的阳具感到十分的惊讶。影片继续着,这两个女孩子也增加了她们动作的节奏,她们本来笑嘻嘻的脸上表情,也慢慢的变了似哭非哭的样子。

  其中一个女孩终於停止了动作,伏到了男人的身上,那粗粗的阳具还是深深的插在她还没长毛的裂缝里。紧随着就轮到男的开始呻吟和痉挛,他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进女孩的身体里,差不多在同一时间,另外的家伙也像猪一样的哼叫起来,哼哼唧唧的直到他把所有的精液射进那女孩的阴户。两个女孩都重新展现出她们的笑容,并且一直的保持坐在两个男人身上,直到听到一阵音乐声向起,她们才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,慢慢的从坐的姿势变为半蹲着,让阴户脱离了阳具。然後她们伸出手,对着镜头把自己阴户的裂缝张开,让观众都看到,从阴户里慢慢涌出来的白色精液。

  接下来,是一阵强劲的DISCO音乐,那两个女孩子从男人的身上爬了下来,她们开始互相围绕着对方漫不经心的跳起舞来,好像她们刚才没有做过什麽大不了的事一样,但是,所有在屏幕前的人都可以看到,精液正一道道的顺着她们的大腿流下来呢!

  这影片结束的时候,每个女孩的名字、年岁、从哪里来,都显示了出来,然後这画面终於慢慢的消失了。

  到了这个时候,我觉得我应该趁这机会再挨多一次的插弄了,我的阴户痒的难受,就像一只发情的母狗。我转头看看四周,差不多每个人都用手在玩弄着自己的阳具!

  「真他妈的令人震惊!」我大惊小怪的叫到∶「卡尔,我不知道那些男人连小孩也干!」

  我站了起来,刚才我用手揉搓阴户的时候,我的短裙已经拉了起来,我知道所有人现在都能看见我没遮没掩的阴户,但是在抽了这麽多的大麻和喝了那麽多的酒以後,我觉得再顾前怕後,那简直是多馀的。卡尔换了另一盒带子,然後他把我按在沙发上,当着所有人的面前把我狠狠的干了一顿,直到他的精液充满了我的阴户。我虽然从未试过在这麽多人面前挨插,但是我觉得这个晚上对我是有些特别的意义,就当是我成长的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吧!

  这晚上的其馀时间里,我不断的被男人玩弄着,大多数时候都是当着其他人的面前,因为我不想错过每一部的小电影,我想那里的每一个男人,都插弄过我的阴户吧!说实在的,我就是喜欢被不同的男子侵犯。以前我还有点顾虑,但是看过这些小电影後,我就觉得这种心理是很正常的。小电影里,小孩被侵犯,十多岁像我这样的少女,还有些是二十多岁的美丽小电影明星,我都喜欢看。
  从卡尔家出来之前,我略为清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然後打了一个电话给珍妮,重新对好口供和故事。有两个人意送我回家。我选了一个,途中我说要给他最後来一次口舌服务,他却婉谢了,因为他已经是筋疲力尽了。

  我在刚才来的公车站下了车,才11点半,我还有时间进行更多的冒险,我走到储物柜拿回我的衣服,我也懒得再到洗手间去,在外面就开始换衣服。我发现有几个人开始留意着我,我故意慢吞吞的,有好几分钟,我只戴了乳罩,甚至内裤也没穿,光着屁股。我要让人看到,特别是那些年纪大我很多的男人看到,十四岁未成年的少女阴户是怎麽的一个样子!

  有一个家伙可能忍受不住了,走了过来,把我拖到一个角落,然後大力的抚摸我赤裸的屁股和阴户,有几分钟的时间。我有一点期待他会插弄一下我,他可能怕被人发现和未成年少女性交吧,到後来还是逃跑掉了。我感觉好像是受了欺骗,但是大麻和酒精继续在我的脑部发挥它们的作用,最後我还是大胆的把我的乳罩也扯了下来,光着身子踏着我的单车回家。

  一路上,我让风把我火热的胸脯降一下温,也令到我玫瑰色的乳头硬翘了起来,这样一来,我倒是清醒了不少。路上有些人凝视着我,但是没有一个人试图阻止我,整个过程我都觉得很好,我故意的做出一些别人不敢做的事情,好像这样一来,我就成了一个反叛这社会的勇敢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完)

[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 编辑 ]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邮差的情人
评论加载中..